Apr 6

自然生產故事第二節 慢慢的凝聚

0 comments

Edited: May 31

 

 

上回說到美智子一定要進行在家自然生產,要不然就自己偷偷的躲到小書姐的芭蕉樹下自己慢慢生。

 

在我們生活中常常是這樣的,美智子指了一個無法理解的目標或境界,我通常需要花幾個月甚至一二年才能理解其中的奧秘或美好,但在那之前,都是噩夢,其實這次也是…

 

為讓她能夠在家生產的目標能安全執行,我們費盡心力找到一位相當優秀的助產士;萬美麗助產士。和這位助產士相約面談後,美智子的生產理念能夠完全和美麗姐產生共鳴,於是我鬆了一口氣…;我們決定邀請她陪我們一起走完自然生產之路。

 

在美智子要求下,我們一起去參加美麗姐開設的居家生產課程,地點在宜蘭,我心裡滴咕著距離的遙遠。但我心底仍舊真心期望美智子的自然生產一切事順利平安,所以也只好放下手上工作乖乖去認真上課。

 

但事實上,這整整一天的課程中,我經歷了相當震撼的生產教育;原來我所理解在醫院生產的整個流程,對孕婦跟小寶寶是這麼這麼不舒服且粗暴的過程。我一直天真以為生產這麼神聖的事情應該是從媽媽及寶寶的身心理角度來慢慢等待美好的生命到來,但事實似乎不是這樣的。在醫院由於安全及商業成本考量,無法讓整個醫療團隊為一位孕婦慢慢等待,所以會有催生、剪會陰、麻醉、剖復開刀的各種醫療技術介入。但美智子所堅持選擇的自然生產,就是讓生產的過程靜靜的等待身體最適當的狀況,讓寶寶自己生出來。

 

在這一天的課程學習後,我決心義無反顧的支持美智子的居家自然生產。

而且,我很清楚知道,在這整個過程;懷孕十個月、身體不適症狀、臨盆陣痛生產、產後休養,這些種種身心變化過程,我只是站在旁邊陪伴...,我能憑什麼做任何生產方式的決定,況且,美智子是為小寶寶選擇最好的環境及方式來到這世界,其實我心裡是感激的,相當。

 

當然,為了母嬰安全,我還是必須要找到能夠後送的醫院,以防萬一任何無法預料的狀況發生。但在美智子所列下的生產計劃中其實似乎在花東找不到能夠配合的婦產科醫生,

Ÿ 不超過三次的超音波檢查;(超音波對寶寶有很大影響,很多媽媽不知道,部分醫生也不知道…)

Ÿ 不要麻醉;

Ÿ 不要催生藥物;

Ÿ 不要切會陰;

Ÿ 不要注射任何疫苗

Ÿ 餵母奶

Ÿ 不剪臍帶跟胎盤;(蓮花生產,這一關沒有任何一位醫生可以接受…)

除了最後一項要求暫時無法被接受外,在我們找過許多婦產科醫生後,我們還是找到相當棒,願意理解及幫助我們的醫生,花蓮慈濟高聖博醫生,所以這部分也定下來了。

接下來數個月就是慢慢等待,靜靜過生活;一樣下田、一樣做米蛋糕、一樣東跑西跑,但是鮮少聽到美智子說到任何的懷孕不適的狀況,我相信因為美智子照顧好身體的意識相當強烈,我完全不用替她擔心,謝天謝地。

 

這段等待的時間,偶而會有一些特別的經驗,就是這要出生的女兒會跑來夢中跟我說話,會說說她是誰,她從哪裡來,是在做什麼的…。說了很多,但我記住的不多…,我只是清楚的知道她是來幫我們完成我們的夢想的。

 

(續待 自然生產故事第三節 )

 

 

 

 

 

 

New Posts
  • 前面提到我們在最後生產前兩周,住進吉安風之谷民宿待產, 靜靜等待,等待跟我們小女兒見面… 美智子堅持選擇在家自然生產、蓮花生產,也找了助產士美麗姐來幫忙,還有慈濟婦產科高聖博醫生當我們的後盾,以及美智子爸媽也特地從日本趕過來照顧她。我們組成了最佳的團隊,為了讓小女兒能有最周全的準備及最好的環境,一起歡迎她來到這世界。 生產的時候,我們以為一切都準備就緒了,包括媽媽的精神體力、身心狀況,但情況似乎並不是想像中的順利… 連續陣痛了兩天,生產進程似乎卡住了,這時從台北來了一通電話,對話另一頭告訴我似乎是寶寶胎頭不對,而這突如其來的訊息也得到助產士的證實,但束手無策。而時間一點一滴過去也耗盡美智子的所有體力。 我們認知到有生命風險而決定去醫院生產。 但到了醫院在等待病床上,生產的進程又開始往前推進,在打了葡萄糖後美智子似乎又重新提起一股力量。同時間我似乎看到某些場景我曾在夢中看到過,於是我確定在醫院生產應該是小女兒的決定。接下來,我看到令人驚訝的一目,我大概都不會忘記;美智子早已是精疲力竭的狀況,眼神沒有焦距只是凝視著遠方,我的鼓勵跟問話,我知道她都聽見了但早就沒有任何回應的力量,持續用意識力支撐著身體。隨著每一次宮縮震痛,她用盡全力的嘶吼,努力將小女兒一點一點送出來。她的嘶吼持續好久,我不知道多久,但對我來說這景象永遠烙在腦袋中。 我心裡想,眼前這女人為了給她女兒有最好的生產及生長環境,用盡超乎尋常的力量,希望完成自然生產的過程。 而我的工作只是站在旁邊握住她的手… 最後,小寶寶平安的生出來了…,在經歷第三天;五十五個小時的陣痛後。 蓮花生產是讓臍帶跟胎盤自然脫落,而不是剪斷;這也是美智子想送給女兒的禮物。 我們靜靜的等待臍帶跟胎盤生出來,然後將她跟寶寶還有媽媽放在一起。 以為鬆了一口氣,讓護士將小寶寶連帶臍帶跟胎盤進行簡單的處理,我們又回到待產室。但醫院部分小兒科接手後續的工作。寶寶連著臍帶跟胎盤未切斷對小兒科來說來從來沒發生過,並不知道如何處理,我們決定回到風之谷休養。 雖然這美麗的故事後面留下小小遺憾,但我們仍舊由衷感謝在慈濟醫院遇到非常多很棒的醫生、護士及服務人員,助產士美麗姐,還有風之谷的一家人,讓我們在這以自然生產的方式安全順產。
  • “我在找一個乾淨又安靜的地方,讓我太太能夠住下來生小孩,你知道哪裡有嗎…” “就我這裡啊!! 還有哪裡比我這裡更安靜更漂亮的地方…” 對於第一次見面的新朋友,我冒昧的提了這問題,其實我也沒想到竟然會有這麼熱情的回應。 美智子為了要在家自然生產,但我希望能夠有一個專業助產士及附近有醫療設備齊全的後送醫院,於是最後折衷的方法是在吉安郊區租一個地方安頓下來。 對環境要求苛刻一直也是她的慣性;空氣要好、環境要自然、不要有太多輻射及電磁波的地方…。但換角度,哪間民宿業者會讓客人在家生產,甚至影響其房客。 我其實以為這會是相當大的一個挑戰… “你若不介意,愛住多久就住多久” “吉安沒有比我們這邊更適合生產的地方了” “我們這間民宿能一起陪伴你們迎接一位即將到來的生命,是莫大的榮幸” “我是三個孩子的爸爸,我知道這時候你們需要幫忙” 我該怎回答呢… 我能怎麼回答呢… “我不會收你們一分錢,我只是要幫助你們” “你若覺得過不去,就送我們一些你們的米或產品就好了” 從來我是不習慣造成任何人困擾,或接受如此的好意,就算再苦… 但我現在背後是美智子,還有一個即將生出來的小娃兒… “感激不盡”我回覆了無數次的感謝,只差沒跪下來… 我帶著美智子住進來,在第一次破水的時候, 這裡的確是仙境,另一個名字是"風之谷肯納民宿" 這段待產時間裡,所有的時間就靜止了, 美麗的陽光,環抱的遠山,清明的空氣,還有許多動物的環繞… 許多認識跟不認識的朋友都來一起激動的等待著這新生命的到來, 不是只有我跟美智子,這新生命得到了許多人的祝福, 每天一起下廚,沖咖啡,用翻譯機跟美智子父母聊天, 為美智子煮牛蒡茶,買各種自然的食物來給他吃… “我拒絕掉許多組客人,只是擔心有其他人來打攪你們的待產生活” 這是何等福分,此生我有近一個多月的時間如此靠近天堂, 跟一群人間天使朝夕相處, 其實,我早就不知道,我還能用什麼來還了… (所有照片來自風之谷肯納民宿)
  • 美智子有強烈的想法,"不希望自己生小孩" "因為環境越來越差,多一個人出生,多一個人受罪..." 我當然能理解這樣的想法,但我也花了幾年讓她理解我的想法... "會不會有小孩,已經是注定了,我們不強求..." "我們一直努力找尋乾淨的環境建立生態村,為的是我們下一代" "我們需要人手來插秧..." 去年她突然認同了我的想法,跟我說;"我決定要一個女生" 我"...",我怎知道一定會是女生... 於是她提出了一張來自德國的身體日曆-Natural Conception Control - "Jonas Method" 若按照其中的計畫,就有極高的可能懷上當年度最健康的女寶寶, 我其實也沒有思考資料的準確性,想想就順其自然吧!! 數個月後的某天深夜,我關上電腦完成當天作業,經過熟睡的美智子, 忽然聽到"懷孕"二字, 似乎當下我平靜的接受這訊息,確認了她的確是在熟睡的狀況, 過了一會,"懷孕"二字又說了一次,我似乎心裡也有底了... 過幾天後的驗孕,也的確證明應該是懷孕了。 我問" Do you know how to say pregnancy in Chinese 妳知道懷孕的中文怎說嗎??" 她回不知道, 我平靜的告訴她之前某個晚上跟我說的夢話, 她回"喔" 三個月後,醫院告訴我們是女娃娃,我也的確是鬆了一口氣... 又過了幾周,美智子突然告訴我,她希望能夠在家自然生產, 若我不接受,她就自己偷偷的躲到小書姐的芭蕉樹下自己慢慢生 我"......" 續待    自然生產故事第二節     

© 2015 Sun Clover Eco-village

花蓮縣富里鄉羅山村
suncloverfarm.inf@gmail.com

Tel: 0975-229-450

帳戶銀行: 匯豐銀行081,新板分行

銀行帳號: 006-103287-388

收款人:劉建生

陽光三葉草自然生態村

Sun Clover Eco-Village

Logo-20190105-web-2-ss.png